北京電纜價格聯盟

熊途漫漫礦工日賺5元,為何還有人堅持挖礦?

金牛財經網2020-05-10 07:33:05


點擊藍字關注我們,海量區塊鏈干貨等你哦!


火幣Pro數據顯示,去年12月,BTC達到歷史高點19875.85美元,此后便開始長達8個月的下行走勢,目前全球均價暫報6700美元,歷史跌幅達到66.2%。


低迷的行情動搖了投資者對市場的信心,助長了恐慌情緒,但對經歷過風浪的礦工及礦場而言,這個“冬季”似乎影響不大,遠遠未到“礦難”級別。


一、挖礦收益,朝不如昔

“一臺機器(S9)一天的利潤不到十塊錢。”礦場主劉東直言不諱地告訴核財經,“現在回收成本可能一年到兩年,去年牛市行情是四到五個月。”自比特幣進入長周期熊市以來,礦工的挖礦利潤空間也被壓縮。


熊市收益大幅降低,是礦工覃宏超最直觀的感受。去年4月,覃宏超投入10萬塊錢通過某礦場購買了100T的標準算力(相當于7臺S9礦機算力),凈收益最高時約為0.04BTC每天。今年1月,覃宏超將手中挖礦所得BTC以12萬元人民幣的價格賣出,不僅收回了挖礦成本,還小賺了一筆。但現在,覃宏超每天的挖礦凈收益僅為0.00043BTC(約20元),平攤到每天機器上才3塊錢左右的收益。


礦工及礦場的收益大不如前是有目共睹的,但整個挖礦過程中也隱藏著一些貓膩不為人所知。核財經調查發現,目前礦工的挖礦收益也被礦場大肆剝奪。


首先讓我們算一筆賬,計算一下當前的挖礦收益。以當前主流的螞蟻礦機S9為例,算力為14T,當前難度下每日出礦量0.000543 BTC,折合人民幣24.82元;S9功率1400瓦,日耗電量33.6度,按照新疆石河子民用電每度0.39元計算,每日電力成本為13.1元,則礦工每日挖礦凈收益為11.72元。

(來源:北疆晨報2017年11月7日報道)


礦工挖礦一般有兩種方式,自己挖礦或者托管。所謂托管就是將礦機放在礦場,由礦場進行管理挖礦,托管挖礦就會涉及場地租賃費及維護費等。前文所述凈收益并未刨除礦機維護費及場地租賃費,該筆費用各家標準各不相同。


核財經了解到,一家坐落于內蒙的的礦場給出的托管費用是每度電0.6元,將維護費及場地費融進電費中。按照前文計算,則每臺礦機挖礦電費為20.16元,至此礦工凈收益為4.66元,相比單獨自己挖礦收益(11.72元)差價達到1倍以上。


按照現在每臺S9礦機3950元計算,進行托管的礦工需要850天回本,自己挖礦的礦工則需340天回本。


(挖礦收益圖:數據來自核財經制圖)


而根據劉東所說,其拿到的新疆火電電價僅為0.15元,核財經就此事詢問其他礦場,均以保密為由拒絕透露其真實電價。一家投資基金工作人員透露,該公司旗下礦場對外報出電價是0.45元。


電價的不透明使得礦工本就不高的收益再次縮水,回本周期變得更長,也許這才是考驗礦工最大的難關。


二、入場三年,礦機六萬

劉東現在是新疆一家中大型礦場的負責人,手底下有著6萬多臺礦機,主要挖掘BTC、LTC等數字貨幣。


時間撥回三年前,彼時的劉東也是一家礦場的負責人,主要挖掘金銀銅等貴金屬礦產資源。


2015年8月,劉東偶然聽人說起比特幣,頓覺好奇。“怎么挖個礦(BTC)就能賣錢,就感覺機器賺錢很新奇。”彼時劉東所經營的貴金屬礦場遭遇瓶頸,必須找尋其他行業進行分散投資,劉東開始萌發出投資比特幣的想法。


“就感覺門檻很低,”劉東給出自己投資比特幣的看法,“你可以一千萬、一百萬入場,也可以十萬入場,哪怕一萬塊錢也可以入場,當時其實也是在探索。”


劉東投資比特幣的想法遭到親友質疑,劉東自己也沒有把握,于是只投了幾萬塊錢,買了幾臺礦機進行實驗。在將挖出的比特幣進行變現后,劉東開始相信比特幣的價值:“當天就可以產生收益,每天都在賺錢,成本在慢慢收回。”


2015年9月,在經歷了長達1年半的寒冬之后市場開始回暖,比特幣價格開始攀升,從9月低點的227美元攀升至12月高點的486美元,漲幅達114%。


市場萎靡,一種說法開始在圈內流傳——比特幣即將停機,發生礦難。


“說‘礦難’的基本上都是不懂的,包括有些大咖、媒體,都沒挖過礦。”劉東坦言自己的礦場也有部分礦機停機,但這些停機的是處于虧損的礦機,不存在所謂的“礦難”。


“現在估算全球大概有300萬臺比特幣礦機,即使下架一百萬臺,還有二百萬臺,剩下的二百萬臺是多掙了那一百萬臺的收益,增加了1/3。”劉東繼續解釋,“沒有挖過礦不懂中本聰的意思,礦難只是大部分停機,不代表沒有利潤,不存在罷工。”


另外一家礦場熊貓礦場對于“礦難”也給出了自己的回答。熊貓礦場曾做過一個計算,在其礦場進行托管的ETH礦機停機節點是——ETH跌至1277元,ETH當前報價1956元,相距甚遠。


“對于我們大礦場來說,看中是挖幣的數量,”熊貓礦場市場部門負責人鄒瑤瑤解釋說,“我們看好整個數字貨幣市場,相信它的未來,因此我們挖礦也是強調挖幣的數量,不計較一時得失。”


危險與機遇總是并存的,熊市發生的“礦難”危機也是如此。一方面,一部分高耗能低收益的礦機面臨停機局面,有利于實現全行業算力與節能的飛升;另一方面,危機讓行業開始新一輪洗盤,在熊市中存活下來的人或公司也將成為新的行業領袖。


如今的比特大陸號稱壟斷了比特幣挖礦市場“超過70%的硬件和約50%的算力”,并且正在謀求IPO上市。但誰又能想到,真正將比特大陸帶上霸主地位的恰恰是比特幣寒冬。


2014年,當時全球最大的比特幣交易中心Mt. Gox發生欺詐和盜竊事件,丟失了85萬枚比特幣,按照當時比特幣價格,價值接近4億美元;按照現在的價格,約為56億美元。


盜竊發生后,比特幣價格在短短三個月內遭遇腰斬,并在接下來的一年中,從最高點1100美元,一路下滑到最低的200美元,跌幅超過80%。彼時,整個挖礦行業哀鴻遍野,沒有人愿意付出昂貴的電費來挖掘一個價值不斷下降的數字貨幣。


這次“礦難”也讓礦機生產商開始洗盤:烤貓消失了,美國ButterflyLabs被聯邦貿易委員會(FTC)起訴了,另一家龍頭企業KNCMiner破產了,只有比特大陸,還在不斷的迭代礦機。


2014年4月,螞蟻S2礦機量產銷售;6月,第一版28nm芯片BM1382研發成功;7月,搭載28nm芯片的螞蟻礦機S3量產;12月,螞蟻礦機S5量產;2015年8月,第四代比特幣礦機芯片BM1385發布;11月,螞蟻礦機S7量產。



(比特大陸官網截圖)


于是,等到2015年下半年比特幣價格逐漸回暖,礦工回歸時,他們驚奇的發現,這個市場上的選擇幾乎只剩下了螞蟻礦機。S7的發布也正是比特幣礦機界的分水嶺,在此之后,比特大陸正式進入壟斷時代。


圈內另外一位“熬出頭”的便是DFUND基金創始人趙東。2014年,趙東在杠桿交易中三次爆倉,加上礦場的損失,當年虧損1.5億。負債累累的趙東沒有跑路,選擇靜待時機,最終等來了市場回暖,并創立了DFUND基金。


三、政策“曖昧”,絕不停機

今年7月,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發布了《關于清退違規用電“挖礦”企業的通知》,要求清退違規“挖礦”的企業,清退范圍為:1.未按國家法律法規辦理企業工商注冊、稅務登記、社保五險等手續的違規用電“挖礦”企業;2.未與當地供電公司簽訂用電合同的違規用電“挖礦”企業。劉東表示自己的礦場并不在這批清退名單中,依舊正常運轉。


對于當前的政策,劉東用了一個詞來形容——“曖昧”。劉東解釋說,云南和四川地區的水電,不在國家發改委管轄之下,礦工私自建造水電站用電,對于國家電網而言并未產生收益。與之相對的,西北地區的新疆,采用的是風電和火電,屬于國家電網管轄之下,但那里的電力資源一直難以變現,礦工的用電需求正好與國網發電變現形成默契。


但對礦場而言,需要的是便宜的電費,因此國網會給予優惠。此前據媒體報道,國家電網標準價是一度電0.4元左右,而當地給予比特幣礦場的優惠價是一度電0.2元—0.3元之間。“政策現在比較‘曖昧’。”


一家投資基金告訴核財經,目前整個新疆所有的挖礦企業都是以“大數據建設中心”名義進行建設,一方面可以獲得廉價的電力,另一方面也可以在稅收及審批上獲得便利。


劉東對上述說法也表達了自己的觀點:“比特幣、萊特幣、以太坊也是數據,這個數據和咱們傳統企業提供的數據處理是一個意思,都是一個行業,都是計算數據,處理數據。”


熊貓礦場方面則是以“云計算”名義建廠,鄒瑤瑤表示:“挖礦本身就是一個云計算的行為,目前沒有直接定性將其劃分為數字貨幣行業,如果你去申請它的用電性質,類別中根本就沒有這個選項,你怎么去申請?”


目前劉東的礦場正在進行更新換代,尋找能耗低算力高的礦機,當下大熱的7nm礦機似乎并不是劉東所尋找的。


熊貓礦場方面,也對7nm礦機給出看法——7nm礦機2020年之前都不會對市場造成較大沖擊:


(1)從芯片參數維度看,競爭力有限。從嘉楠耘智公布的功耗參數60~70w/T,比12nm到7nm,這個前后差值僅為15%左右,升級微乎其微,完全可以通過硬件組裝層優勢、電費差異即可完成平衡競爭。由于摩爾定律的發展瓶頸,未來芯片研發難度將很難有較大突破。圖示為相對工藝進步情況下的功耗比變化:

(圖片來自熊貓礦場)


(2)從7nm實際產能和良率來說尚未達到量產標準。從臺積電據悉,7nm目前的產能尚且不足,目前僅有兩條生產線,其中一條是手機生產線,蘋果和華為包了,一條是高性能計算生產線,AMD和英偉達占大部分。另外7nm的良率僅60%,遠低于12nm和16nm的95%。所以即使當前7nm已經完成流片的情況下,單位算力的成本將高于16nm及12nm。再加上7nm高昂的流片費用,尚無競爭優勢。臺積電反饋7nm的工藝成熟和產能增加需要到2019年Q3.


結語

今年5月份短期熊市開啟,劉東的礦場又購入了一部分礦機,“熊市的時候,機器定價還是比較低,買幣買機器都可以。我們這些礦工,也經歷過熊市牛市,看好比特幣的發展。”


對于未來,劉東打算一直堅持比特幣挖礦。


“不停地找便宜的電,不停地發展……”


(注:為保護隱私,文中劉東、覃宏超皆為化名)


本文由金牛財經授權轉載自公眾號:核財經,作者:秦曉峰。版權為原作者所有,轉載請聯系原作者本人。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
-END-


往期回顧

銀保監會:防范以“虛擬貨幣”“區塊鏈”名義進行非法集資

比特幣現金社區再現分裂:硬分叉后或將出現三條BCH鏈

區塊鏈何德何能,能“根治”順風車事件



點擊“閱讀原文”,查看區塊鏈最新資訊

Copyright ? 北京電纜價格聯盟@2017
云南11选5前三